第4章 你抱我回家

作者:若安|發布時間:2018-10-17 07:00:00|字數:2404

 

 然而,傅梓煙的手都還沒伸到男人面前,男人就慘叫一聲倒在地上。

  錢寶兒嚇得立馬沖過去將傅梓煙的臉護住,“我的小祖宗,你可是靠臉吃飯的!你可千萬別把這臉給毀了!”

  “錢包兒,你擋著我的視線了!”傅梓煙一臉不悅,小聲抗議道,“我都看不到他們打架呢!”

  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,大概也就只有傅梓煙這個女人了。

  錢寶兒心塞。

  她究竟是跟了一個什么樣的祖宗啊!

  為什么人家帶的藝人都乖乖聽話,她眼前這祖宗不僅半夜拽著她來買醉,還要惹事生非,最后收拾爛攤子的,還是她!

  就不能消停點么!

  “錢包兒,我好象看到顧半城了!”傅梓煙在錢寶兒背后,輕輕地扯了扯她的衣角,聲音里明顯的透著幾分興奮,妖精一般的臉上染著勾人心魂的笑容。

  錢寶兒一聽,差點給跪了。

  顧半城這個閻王來了有什么值得高興的?

  她都想找個地方躲起來了。

  “錢包兒,你很熱嗎?怎么滿頭大汗?”傅梓煙捧著錢寶兒的臉,大眼睛里滿是疑惑。

  “顧半城過來了,趕緊走!”錢寶兒眼角余光看到人群分開,穿著襯衫,帥到人神共憤的俊顏陰沉得像是要下一場狂風暴雨,頓時嚇得把臉從傅梓煙手里掙脫出來,彎腰抓起沙發上扔著的包包,一邊說一邊拽著傅梓煙往外走。

  傅梓煙跟在錢寶兒身后,一臉幽怨,“顧半城過來就過來啊,你拽著我跑什么!”

  “剛才調戲你那個男人的下場,要了解一下?”錢寶兒的語氣不陰不陽。

  傅梓煙嚇得趕緊用口罩把臉遮起來,只露出一雙大眼睛,“咱們還是趕緊走吧!”顧半城那個男人瘋起來可能會把她往死里整。

  嗯。

  在床上……

  “大半夜不回家,打算去哪里瘋?”冷得像是裹了一層冰渣的聲音傳入耳朵里,傅梓煙硬生生地打了一個寒顫。

  錢寶兒驚得渾身是汗,立馬剎住腳步。

  傅梓煙抬眸,正巧對上顧半城冰冷的眸子,睫毛顫動了一下,回頭看了一眼佯裝鎮定的錢寶兒,“很晚了,你先回家。”

  “你呢!”錢寶兒一臉擔憂。

  顧半城的樣子看起來好嚇人啊,這祖宗落在他手里,不會斷手斷腳吧?

  “我?”傅梓煙挑眉,懶洋洋地看向顧半城,“這么晚了當然是跟老公回家啊,我可是良家婦女!”聲音又嬌又媚,像是帶著鉤子。

  錢寶兒閉著嘴沒吭聲。

  良家婦女敢胡亂摸別的男人?還滿口黃話……

  “老公,咱們回家吧。”傅梓煙把手從錢寶兒滿是汗水的掌心里抽出來,往前一步站在顧半城面前,藕般白皙的手臂搭上男人的脖子,在腦后結成扣,踮起腳尖,紅唇在男人的喉結上親了一口,燈光下,那紅色的唇印就像是暈開的花,異常妖嬈。

  看著傅梓煙的舉動,錢寶兒腦子里只跳出來兩個字——作死!

  “老公,我腿軟,你抱我回家吧……”傅梓煙也不顧自己穿著裙子,縱身一躍,漂亮的大長腿環在男人腰上,小臉窩進男人的脖子里,低低地說著話。

  錢寶兒嚇得雙腿發軟,在心里默默地替傅梓煙點了一支蠟燭。

  小祖宗,我也救不了你。

  “她喝了多少酒?”男人毫無溫度的聲音響起,錢寶兒驚得回過神來,扭頭看向顧半城,“嗯?”

  顧半城斂眉。

  錢寶兒的腦子立馬變得清明,“應該三兩……”想了想,“四兩?”

  剛才那小祖宗不僅僅是喝了她們桌上的酒,還喝了別的男人喂到唇邊的酒,到底喝了多少,她根本就不知道。

  這話她敢告訴顧半城么?

  “以后再帶她來喝酒,工作室就別想開了!”顧半城的聲音格外低沉,好聽到能夠讓人懷孕,可錢寶兒卻感受到了一股濃濃的殺氣,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下。

  哪里是她帶小祖宗出來喝酒啊!

  分明她就是被逼的好嗎?

  可這話,她怎么敢對顧半城說。

  “老公,我要回家,我要睡你……”傅梓煙其實腦子還是清醒的,故意咬著男人的耳垂,用牙齒磨著,猶如天籟般好聽的聲音染著刻骨的媚,別說男人聽了會有反應,就連錢寶兒都覺得自己要彎了。

  顧半城黑著臉,雙手托著女人的臀瓣,呼吸全是女人身上淡淡的香味兒,混合著酒精的味道,竟是異常的好聞。

  顧半城低低地罵了一聲妖精,抱著傅梓煙大步走開。

  目送顧半城和傅梓煙上了車,錢寶兒渾身虛脫般的跌坐到地上。

  ……

  上了車,顧半城冷著臉吩咐道:“開車!”

  車立馬啟動。

  傅梓煙攀著顧半城的脖子,紅唇送上去,“老公,要親親,要抱抱……”

  顧半城瞬間黑了臉,一巴掌打在傅梓煙的PP上,“再作,信不信就在這里辦了你!”

  正在開車的湯帥一聽這話,嚇得立馬升起隔板,猶豫著要不要把車停在路邊。

  “顧半城,你要不在這里辦了我,你就不是男人!”傅梓煙嘟著紅唇,雙手在男人的身上作亂。

  顧半城被撩得渾身是火,低低地吼了一聲,“停車!”

  湯帥一聽,火速把車停靠在了路邊,隨后快速滾下車,身子快速彈出去,離車很遠一段距離。

  “我不是男人?現在就讓你感受一下!”顧半城冷著臉拉起窗簾,后座隔成一個封閉的空間,勾了勾唇,擰亮了車里的小燈。

  逼仄的空間里,男人身上荷爾蒙氣息充斥在鼻端,傅梓煙水眸瀲滟,白皙修長的腿纏了上去。

  顧半城低低地叫了一聲妖孽,大掌扣著女人的小臉,唇瓣壓了上去。

  傅梓煙的醉意更濃,咬著男人的舌細細地磨著。

  顧半城低吼一聲,車廂內一片旖旎。

  ……

  第二天早上傅梓煙是被手機鈴聲給吵醒的。

  睜開眼,發現自己躺在家里的大床上,渾身像是快要散架似的,痛得厲害。

  腦子里跳出一些零星的片斷來,卻又難以拼湊成形。

  撐著坐起身來,抓起手機,接通。

  “小祖宗,上午十點要拍這一期的時尚女人雜志的封面,你趕緊起床收拾一下過來,化妝師和造型師都已經到了!”錢寶兒的聲音聽起來很焦急。

  傅梓煙掀起眼皮,“現在幾點?”出聲的時候才發現聲音沙啞的厲害。

  “小祖宗,你的聲音怎么回事!”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總裁豪門小說《溫寵入骨:老公深深愛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timeread.com/book/6249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timeread.com/book/6249/1026625 閱讀此章節;

2019/11/15 23:47:58
河内5分彩彩票骗局